朱伟一:公司披露了信息

但投资人依然不知实情

  • 【发布时间】 2018-06-15????【来 源】上海证券报
  • 美国证券法判例提供了正面经验,但更多时候提供的是反面的经验教训。比如,美林分析师如实披露了上市公司股票的风险,但又有与披露内容截然相反的误导性推荐。而法院认定,误导推荐与投资者的损失之间并不存在“损失因果关系”

    “血钟英响满天涯,不数当年博浪沙。”——这是文学语言扩张激越的一面。“最是月明邻笛起,伶俜吟影淡于秋。”——这是文学语言婉转含蓄的一面。美国法官的表述中也有含蓄的一面。“Suggest”或“suggestion”便是一例,这是美国证券法判例中反复出现的动词,有时也以名词形式出现。此处“Suggest”似宜译为“示意”或“表示”。

    很多时候,法官需要和稀泥,只能含糊其辞。这与诉讼律师不同,律师各为其主,在诉讼中非得据理力争不可,需要振振有词,斩钉截铁。只有当证据对己方不利时,律师才有可能含糊其辞,文过饰非。而法官是居中调停,固然要断出是否,但民事审判中是优势证明标准,只要一方提出的证据证明自己立场的可能性是51%,就可得到法官的支持。从这个意义上说,法官断出了是非,但并未“明”断是非。很多时候,法官无意过问当事方的争端。当事方起诉或上诉后,美国最高法院可自行决定拒绝受理上诉,但其他法院没有如此之大的自由裁量权。这种情形下,法官无意公然充当某一方的代言人。再有,美国法院判决中,除多数意见外,还有反对意见和共同意见。法官在表述自己意见时,用“表示”,以示尊重持不同意见的法官。上级法院推翻下级法院判决时,法官也借助“表示”一词放缓语气。

    还有一种情况,法官也不清楚自己所要表达的意思,只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另外,法官硬说他人表达了某种意思,也会使用“示意”一词。

    不错,美国法官批判对方意见时,也有针锋相对、义正词严的时候,但只偶一为之。多数情况下,法官都会心平气和,或故作心平气和。毕竟,法官的主要职能是化解各方矛盾,而不是火上浇油。

    “Misrepresentation”在判例集中译为“不当陈述”,与“虚假陈述”false representation或“误导性陈述”(misleading representation)相对。“不当陈述”有轻描淡写、文过饰非之意。在证券索赔诉讼中,如果法官完全支持被告或部分支持被告,通常会以“不当陈述”来形容被告的行为。当然,为了推卸法律责任,被告更偏爱使用“不当陈述”。类似“不当陈述”的名词还有“不当销售”(mis-sell)和“不当行为”(misconduct或misbehavior)。

    yabo亚博下载www.yabovip55.cpm亚博娱乐官网app美国证券法判例中经常出现“informed decision”,可译作“获得信息后做出的决定”或“了解情况之后做出决定”,也有译作“知情后做出的决定”的。获得信息并不等于了解情况。金融机构常向投资者提供海量信息,投资者真假难分。比如,在艾克勒诉证交会案的判例中有一句:“The SEC found that HEHR had a duty either to execute its customers" market orders to the greatest extent possible or to obtain their informed consent to a different arrangement.”(参考译文:“证交会认定,HEHR有责任最大限度地执行客户的市场指令或者获得了解情况后的认可。”)此处“informed”不应译为“知情”。“知情”当指全面准确地了解所有相关情况。而此案中的“了解情况”,只是了解部分情况。该案中做市商还在向其他做市商卖出股票。证交会并没有明确要求,做市商也须披露有关信息。

    “知情”有了解内幕信息的意思。不过,美国证交会要求做市商披露信息时,并不是要让投资者知晓证券市场的黑幕。

    在克雷米银行诉历克斯·布朗和儿子公司案中,法院指出:“银行有充分的信息,鉴于其成熟性,非常了解利率上升后的风险,但此后银行仍然继续卖入CMO。”这就显示,投资者仅获得信息却并不知情,投资者的“成熟性”是获得信息后知情的先决条件之一。

    在美国,信息披露不仅保护投资者,也保护证券市场的设局者。只要披露了信息,大多数情形下设局者就可免责。在伦特尔诉美林案中,美林分析师如实披露了上市公司股票存在的风险,但同时又做了与披露内容截然相反的误导性推荐。法院认定,因为如实披露了相关信息,原告没有解释误导性推荐如何掩盖了所披露的信息,所以误导推荐与投资者的损失之间并不存在“损失因果关系”,美林分析师因此并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美国上述判例告诉世人,保护投资者并不是披露的唯一目的,甚至不是主要目的。同样,投资者知情也不是信息披露的唯一目的,甚至不是其主要目的。证券法表面上以保护投资者为重,主要方式是要求信息披露,以便投资者了解情况后做出明智的投资决定。但是,如果证券法的真实目的不是为了保护投资者,至少在实践中并没有以保护投资者为重,则设局者披露信息后,投资者仍然不知实情,也是合乎逻辑的结果。因而,“informed”不应当译作“知情”。美国证券法判例提供了正面经验,但更多时候提供的是反面的经验教训。

    (作者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朱伟一简介



    朱伟一,生于苏州,先后毕业于南京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分别获美国语言文学学士学位和法学博士学位,并获得美国纽约州律师资格,现为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教授。

    学术文章

    《银行销售信托产品承担什么责任?》《北京大学航空航天大学学报》,2015年第1期

    《中国式影子银行的界定》,《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4年8月

    “QFIIs: A Door Opened for Foreign Investors in the A-Shares Market”,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2013

    《评中欧法学院2010年学术研究会》,《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1年,

    《当代法律交往与法律融合:第一届比较法学与世界共同法国际研会论文集》,2013年8月

    《关于金融纠纷仲裁的若干问题》,《北京仲裁》,2012年第1辑。

    《评中欧法学院2010年学术研究会》,《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1年第2期

    《说是说非都难——股票投票分析》,《清华大学法律研究》第八辑

    《智慧来自不同意见》,《法学》,2006年第7期

    《为大师和法学家正名》,《法学》,2006年第6期

    《混业还是分业?》,《法学》,2005年第7期

    《论券商经纪业务的若干法律问题》,《法学家》,2003年第5期

    《德沃金研讨会侧记》,《清华大学法律研究》第八辑

    Zhu Weiyi, Yesterday Once More?—A Close Examination of the Revised Securities Law, Asia Legal Watch, February 2006, 4-13 (written and published in English).

    Zhu Weiyi, Not Out of the Wood, Asia Legal Watch, July 2005, 14-16 (written and published in English).

    Zhu Weiyi, Collective Asset Management Schemes: A Wild Animal on the Loose? Asia Legal Watch, March 2004, 8-14(written and published in English).

    报刊专栏

    《上海证券报》、《新民周刊》

    《法学院》,2015年,北京大学出版社

    《美国投资者保护经典案例选编》(中英文对照),2013年,法律出版社

    《美国证券法判例和解析》,2014年,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美国经典案例解析》(第二版)(2007年),上海三联出版社

    《美国经典案例解析》(1999年),中国法制出版社

    《美国证券法判例解析》(2005年),中国法制出版社

    《美国公司法判例解析》(2000年),中国法制出版社

    《高盛时代——资本劫持法律》(2010年),法律出版社

    《美国监管的失败》(2009年),清华大学出版社

    《点石成金的金融战争》(2009年),台湾时英出版社

    《金融制胜》(2008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法律随笔集

    《听风听雨》(2010年),法律出版社

    《智慧来自不同声音》(2007),江西出版社

    《敬畏法律》(2006),法制出版社

    《另面法律》(2004),上海三联出版社

    《走过法律》(2001),法制出版社




    【责任编辑】fengmengyu
查看全文

张敬辉

王燕君

林中虎

赵加亮

丁辉生

祝玮


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

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

山东齐鲁律师事务所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