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献田:薄熙来案庭审

  • 【发布时间】 2018-08-01????【来 源】红歌会网
  • 听听法学家的声音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巩献田教授的来信

    刘军同志:

    您好!就您几天来询问我的几个问题,我思考了一下,综合起来回答如下。如有不同意见,我们可以再讨论。

    一、如何看待这次审判?意义何在?

    这次审判,意义非凡。8月22日这天,是南有台风潭美登陆,北有大河黑龙江决口,中有这次世纪大审判。此次审判,将为中国法治建设画上一个结节,必将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中国社会主义法治可能通过这次审判开始真正彰显其应有的权威,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可能通过这次审判在恢复共产党的崇高声誉、赢得民心、党心方面,在纠正错误,特别是纠正上届党政领导人造成的错误方面,在维护我国宪法,沿着科学社会主义道路方面迈出让全中国人民高兴而让国内外反动势力仇视的一步;当然,也可能向相反的方向发展。

    自从苏联解体以后,美帝国主义为称霸世界,它的最后一个战略目标就是中国,分化、西化和“和平演变”中国,迫使中国成为帝国主义的附庸。美国已故着名政治学家汉斯·摩根索说过,新帝国主义的扩张有三种办法,即军事帝国主义、经济帝国主义和文化帝国主义。军事帝国主义代价太大;经济帝国主义,鼓吹私有化、市场化、贸易自由化,通过世贸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文化帝国主义,打着维护“人权”的旗号,通过文化交流、教育开放、人员友好往来等形式,传播“普世价值”,贩卖腐朽的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毒害人们的灵魂,磨灭人们的意志,诋毁本民族优秀的文化道德传统,进行文化渗透,也从来未停止过。看来,除军事帝国主义这一手尚未见大成效外,其余两手,可以说在我国已经“大见成效”了。

    中外敌视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势力的嚣张气焰可能受到一次沉重打击,从此可能收敛一点;罗织罪名打击和诬陷走“共同富裕”之路而深受人民群众热爱的好干部,可能更加显现出自己的真实面目来,更加得到人民的尊敬和热爱。

    当然,事件的发展也许与此正好相反。

    二、被告能否定罪?为什么?

    根据我本人所具有的法学知识,特别是刑法知识,看过已经公开的控辩双方在法庭上的所说的文字内容以及证人证言,同时,考虑到我是法理学家,我自己有研究方向的局限性,于是我又专门请教了研究刑法学的北京大学着名刑法学家,根据现有的法庭审判,我们的共同认识是:对被告人是难以定罪的。

    为什么?根据我国法律界公认的、人民法院判案通行的犯罪构成具备的“四个要件”的理论,说被告人构成犯罪是不成立的。尤其是证据方面,其证据体系:第一、构不成逻辑上成立的、能够排除一切合理怀疑的犯罪链条;第二、有的证人证言自相矛盾;第三、有的关键证人行为能力欠缺,证明力很弱。第四、有的证人的证明意图无法排除有做伪证的可能。

    假如法庭以此为标准而判处被告有罪的话,恐怕改革开放以来的共产党的领导干部中不是“罪犯”的可真是凤毛麟角了!这显然是极为荒唐的,也无正好给国内外敌人以口实。这样做,必定是使亲者痛仇者快!

    三、据悉大连和重庆的市民对被告评价很高,认为是带领他们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好领导人,这次审判对他们有何影响?

    世界上事物之间的直接联系是有限的,而间接联系则是无限的。这次审判是在国际国内阶级大搏斗酣战期间开始和进行的,绝对不能孤立地看待它。全世界每个不同的阶级和各种不同的势力都在关注它,这就是我称之为“世纪大审判”的原因。导致这一审判的,可以说是全世界的两股势力斗争的阶段性一个结果。

    我们不要忘记所谓“重庆事件”前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之间的联系。

    yabo亚博下载www.yabovip55.cpm亚博娱乐官网app 2011年9月基辛格访问重庆,回国后提供报告:《可怕的重庆模式,中美新世纪对决》,该报告指出:”重庆模式可怕的是使中国增强内部百姓对于中国执政当局的拥护,正如中国解放战争影响了世界一样,重庆模式会深得民心,使中国官方与百姓赢得最少几十年的友好和谐,团结的中国,这是美国战略利益不应该允许的。”“美国需要打击可怕的中国重庆模式的,是因为中国这个模式更有会引发世界变革,如果中国采取保留态度,在西方国际民众纷纷厌恶贪婪的华尔街等资本主义,西方无力解决国内债务时刻,但是中国国有企业加重庆模式,会引起国际拉美、非洲、中东国际纷纷效仿,虽然中国政治改良在选择自己方式,但是很明显,取得如下的重庆模式,加上中国当局对战略资源的国有化企业控制,这就足够未来世界其他国家能够效仿的模式。但是无疑对于美战略空间打击是非常大的,我不确定对美国利益损失有多大,但是当暴怒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者一旦发现中国这个半成品模式。我们无法保证美国人民会用选票选择一个美国共产党上台执政。当然在美国共产党上台,可能是类似茶党的新党派,或者民主党与共和党的改良,问题可能并不会激进,只是人民觉醒了,要尝试一种新的空气。我本人无法保证纷乱的欧洲先走一步。到时包括西方执政者都可能纷纷去中国请教庞大的管理问题。”“为了美国利益,他们必须站起来,至于他们的利益,我们可以照顾,但是要保护美国利益为先,中国人的缺陷就是内斗内行,没有多少人知道,打击重庆,是我们的战略,但是对于美国来说,军事冲突是危险的,但是无疑中国上层的团结,重庆模式是可怕的。”

    2012年2月28日上午,世行行长佐利克在北京举办记者会,推销世行的中国经济改革方案。杜建国教授到会场抵制被强制驱出会场。

    2012年3月1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举行记者会,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会见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问,提出“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

    之后,审判谷开来、王立军案。

    大连在被告当政期间,我去过几次,而重庆,2011年底我去过一次。在此之前,《人民日报》曾经报道和表扬过重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的三分之二去过重庆,我还亲自看到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亲笔题字的影印件:“全国都要打黑”。可是去年3月,风云突变,来了一个大翻个。

    “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与“唱红打黑”是文革余毒,难道不是路线问题又是什么?同样是政治局委员的陈希同和陈良宇案暴露前后,谁叫北京市委和上海市委反思过?为什么偏偏就要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反思呢?

    地方出问题难道中央无责任吗?是谁提拔和重用被告人的呢?

    重庆哪里有违背按照宪法和法律的地方呢?

    重庆不是按照胡总书记的指示精神规划和开展工作的吗?

    为什么事前不提醒市委和市政府,而搞突然袭击呢?

    你们政治局内部为什么一直等到自己的同志犯罪了才处理呢?

    用路线斗争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显然阻力很大、也很复杂(因为理的掌握与否不在于领导层次高低嘛!),于是乎就把本来是内部的路线之争的问题变为用刑事犯罪的办法来解决。

    然而,即使被告判处有罪,又奈何呢?

    当着人们在内心里确信某人是不会犯罪的,是清白的,只要这个信念是坚定无疑的,那么对于判处被告有罪和判处无罪,对于民众来说则是无关大局,只是对于统治者(掌权者)自己统治的合法性、自己的声誉和历史评价的问题是一个关键了。

    四、为什在济南审理?您认为审判结果会如何?

    我认为,在山东济南审判是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对于山东人民和司法机关的高度信任,为此,作为山东人,我感到高兴。但是,我也很担心。审判机关和审判人员如果“只服从法律”, “排除一切非法干预”, 判决结果确实“合法、公平”,维护了司法正义,为共和国法治挣得了荣誉,也为自己留下了千古美名;相反,也不排除,某些人为保乌纱帽,违心违法判决,这会在中国社会主义法治的历史上铸成一个后来人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恶劣的判例,留下千古骂名。

    五、如何看待新一届领导人如此安排?

    从目前我能得到的信息来看,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是比前几届党中央开明一些,进步一点。因为,阴谋家搞阴谋的水平比三十多年前不是提高了而是降低了,可是人们辨别和识破阴谋的水平却是大大提高了。这次审判的信息适度公开是一个进步。这首先要感谢的是信息技术和科技的发展,现代通讯技术和互联网,我始终认为,其中有共产主义的因素。阴谋最怕暴露,而暴露应该暴露的确实是科技进步和发展无法遏制的现象。越怕暴露就越说明有鬼。这次审判适度公开,就说明中央还有点自信。那么,去年4月份违法关闭八十多家网站、堵住群众嘴巴的上届政府,就不懂得这个道理;本届政府迟迟不予开禁的做法,对于自己也不会带来任何的好处。

    总之,在这次审判中法治的进步,应该予以充分肯定。所以,我对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的党中央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坚持走科学社会主义道路,恢复群众路线,表示热烈拥护和坚决支持,对人民群众在新的党中央领导下逐步纠正过去的路线错误,我是有一定信心的。

    祝好!

    巩献田 2013年8月23日


    巩献田简介

    巩献田,教授,北京大学法学硕士,南斯拉夫萨拉热窝大学法学博士。研究领域有:法理学、马克思主义法学、法学概论、政治学、伦理学。主要作有《法理学三论》(1997年),《论依法治国》(1996),《现代法理研究》(1995),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2005年8月,巩献田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公开质疑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草案)》违宪,在互联网上引起极大回响。2005年10月被潍坊学院特聘为兼职教授,现任北京大学李志敏书法艺术研究会会长。

    主要着作

    个人专着

    《现代法理研究》,1995年5月,法律出版社;《论依法治国》,1996年10月,河南人民出版社;《法理学三论》,1997年10月,华龄出版社。主编:《法律基础与思想道德修养》,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指导委员会组编,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年4月;同周其华共同主编:《玩忽职守罪的立法与适用》,中国检察出版社,2000年1月。副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大辞书》,长春出版社,1991年8月;《环境法律保护全书》,中国检察出版社,1994年2月;《法学概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2月第1版,1999年12月第2版;《列宁法律思想史》,法律出版社,2000年1月;《法律基础》,全国普通高校“两课”示范教材,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7月;《法律基础》教师教学参考用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年5月

    参编着作

    《法理学研究》,上海译文出版社,1991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讲座》,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年4月;《马列法学原着选读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6年11月;《反腐败论》,四川教育出版社,1997年3月;《法理学》,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指定教材,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3月;《法理学》,普通高等教育“十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3月第2版;《21世纪领导哲学》,四川大学出版社,2003年12月。



    【责任编辑】fengmengyu
查看全文

张敬辉

王燕君

林中虎

赵加亮

丁辉生

祝玮


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

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

山东齐鲁律师事务所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