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步云:为法学界解放思想开“第一腔”

  • 【发布时间】 2018-09-10????【来 源】法制网
  • □ 法制网记者 陈磊

    白色衬衣搭黑色西裤,左肩背公文包,脚蹬锃亮黑色皮鞋。

    8月29日下午,北京,着名法学家李步云这样一身行头站在记者面前时,让人很难相信他已经年届85岁高龄。

    在约定的咖啡厅坐定后,李步云操着一口湖南乡音,思路清晰地说起改革开放40年来,他与中国法治建设的点点滴滴。

    《坚持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被视为法学界突破以往思想理论禁区的第一篇文章,也被评价为法学界解放思想的“第一腔”

    “我们走上建设依法治国的道路,起点应该是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李步云说。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将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也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中央明确提出,法律要具有稳定性、连续性和极大的权威,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李步云说,其中虽然没有明确写出“法治”这两个字,但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的思想已经体现出来了。

    时光回到40年前。

    1978年11月的一天,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召开了法学界一个学术研讨会。李步云参加了会议并协助整理会议纪要。

    李步云清晰地记得,当时会场的气氛热烈,大家畅所欲言,法治、民主、自由等都提到了。可以说是法学界的一次思想解放会议。

    那年,李步云45岁。在45年的人生经历中,他看到了太多的法律面前不平等的个案,在思考如何恢复法治问题时,他将目光落在了“平等”二字上。于是,他决定写一篇文章,主题就是“平等”。

    当时,他住在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的后院,也是法学所的宿舍。确定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主题之后,他很兴奋,压力也很大,连着几天几夜,他扎在宿舍里,直到文章写完。

    1978年12月6日,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即将召开之际,《人民日报》刊发了李步云熬夜撰写的文章《坚持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这篇文章在国内外引起较大反响,被视为法学界突破以往思想理论禁区的第一篇文章,也被评价为法学界解放思想、要求法治的“第一腔”。

    说起这篇文章的写作经过,李步云笑着说,为了它,自己也付出了健康代价,尿血、头疼、掉头发,不得不在当时的公安医院住院接受治疗。

    但他确信:法治建设的春天已经到来。

    参与起草中央64号文件,此文件在当时是政法领域拨乱反正的重要成果,被视为是我国法治建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人的一生总会有几件记忆深刻的事情。镌刻在李步云记忆里的事情中,参与起草中央64号文件是其中之一。

    1979年9月9日,《中共中央关于坚决保证刑法、刑事诉讼法切实实施的指示》颁布,这份中发[1979]64号文件,被政法界称之为“64号文件”。

    在64号文件中,中央提出,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一致通过的刑法、刑事诉讼法“能否严格执行,是衡量我国是否实行社会主义法治的重要标志”。

    这也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的文件中首次提到“社会主义法治”。

    李步云说,这是改革开放后,我们党历史上关于“法治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依法治国进程的重要节点。

    在此之前,1979年6月18日至7月1日,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通过并颁布了刑法和刑事诉讼法等7部法律。

    为了清理党内不利于这些法律贯彻实施的制度和规定,中央决定专门下发一个文件,文件的起草任务交给了中央书记处研究室。

    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在征得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同意后,借调李步云参与文件起草。

    接受任务后,李步云回到法学研究所召开座谈会征求意见,并执笔起草了第一稿。

    说到这里,李步云笑起来,他说:“以前从来没接触过中央文件的起草工作,第一稿写得有点像学术文章。”停了停,他接着说道:“文件涉及的问题和内容很广,又很复杂,我推荐了王家福、刘海年同志参加……文件前后共8稿。”

    借着这次起草文件的机会,李步云建议,应当在文件中明确取消党委审批案件制度,因为这是最妨碍法律权威的。他还在《人民日报》内参上发文陈述取消党委审批案件的9条理由。

    李步云的建议,引起领导的关注,并指示他到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征求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均赞同,于是,“中央决定取消各级党委审批案件的制度”写入文件。

    1979年9月9日,经中央政治局开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坚决保证刑法、刑事诉讼法切实实施的指示》出台。

    64号文件在当时是政法领域拨乱反正的重要成果,被视为是我国法治建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时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江华评价说:“这个文件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甚至是建党以来,关于政法工作的第一个最重要、最深刻、最好的文件,是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进入新阶段的重要标志。”

    相继撰写并在《人民日报》发表一系列文章,其中包括为“八二宪法”献计献策,绝大多数建议被采纳

    1980年7月,李步云被借调到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工作,是当时研究室里唯一学法律出身的工作人员。报到第一天,他就被交办一项任务,为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起草讲话稿,即《在宪法修改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

    为系统地修改1978年宪法,1980年8月,中共中央向五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主席团提出关于修改宪法和成立宪法修改委员会的建议。

    同年9月10日,五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通过决议,同意中共中央提出的修改宪法建议和宪法修改委员会名单。宪法修改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定于同年9月15日召开,叶剑英任宪法修改委员会主任委员。

    叶剑英的讲话事实上是代表中央对宪法修改定基调,讲话稿由李步云和陈进玉共同起草,李步云负责法律部分,陈进玉负责经济部分。

    讲话中提出:“法制的民主原则、平等原则、司法独立原则应当得到更加充分的实现。”

    李步云写进讲话稿的这些在当时来看比较先进的法治理念,得以为中央领导所接受并贯穿于宪法修改工作之中。

    与此同时,国家对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审判已经开始。

    为了总结审判经验,中央领导要求书记处研究室负责写一篇文章。在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工作的李步云负责这篇文章的撰写。

    1980年11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这篇题为《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里程碑》的特约评论员文章,对这次历史性审判总结了若干条现代法律原则:实事求是、人道主义、法律平等、司法民主等。

    这篇文章后来收录进李步云的学术着作《论法治》中。

    采访间隙,他拿出这本封皮以墨绿色为主基调的书,翻到这篇文章所在。

    记者看到,文章的最后写的是:“它充分体现了以法治国的精神,坚决维护了法律的权威,认真贯彻了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各项原则,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具有除旧布新的重大意义。”

    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早提“以法治国”的重要中央文献。

    借调结束之后,李步云回到法学研究所继续从事研究工作。

    在法学所的那间办公室里,李步云对改革开放后中国法治建设的思考一刻未停。相继撰写并在《人民日报》发表一系列文章,其中包括为“八二宪法”献计献策,绝大多数建议被采纳。

    1982年11月,李步云还在《人民日报》发表《党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后被党的十二大报告所采纳,并被写进新修改的党章中。

    作为法制讲座课题组成员,李步云建议将“制”改为“治”。从“制”到“治”,二十年改一字,不容易

    时间一晃就到了1995年,这一年,李步云62岁。

    此前3年,1992年10月,党的十四大召开,在总结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14年的实践经验基础上,提出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加快改革开放,并在党的历史上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目标模式。

    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必须有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其中就包括国家治理模式。

    1995年12月,中央领导班子决定举行第三次法制讲座,题目定为“关于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的理论与实践问题”。作为法制讲座课题组成员,李步云建议将“制”改为“治”。

    李步云回忆说,“法制”与“法治”曾是理论界争论的焦点。实际上,“法制”只是法律制度的简称,而“法治”则是与“人治”对应的,任何国家都有法律制度,但不一定实行法治。

    1996年2月,王家福代表法制讲座课题组为中共中央政治局讲课,明确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正是在这一次讲座的总结讲话中,中央领导提出了依法治国方略,并对依法治国的重大意义进行了全面而深刻地阐述。

    1997年9月,党的十五大召开,报告中明确地指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

    “从‘制’到‘治’,二十年改一字,不容易。”李步云说。

    说到这里,他把身体往后仰了仰,靠在了沙发上,停顿了一会儿,继续回忆下一个事件。

    1998年12月22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人民大会堂主持中共中央宪法修改小组召开法律专家座谈会,李步云等人建议将“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写进宪法。

    “我们的建议被采纳了。”李步云一边说,一边开心地笑着。

    1999年3月15日,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宪法修正案,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李步云还建议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

    2003年6月13日上午,李步云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有5位宪法学家出席的座谈会,被要求第一个发言,他当时提出四点建议,其中就有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并对人权概念作出解释。

    2004年,现行宪法作了第四次修改,“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宪法。

    立法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社会主义法治必须是良法之治。法治国家,它必须具体,而不能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已经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定性阶段,全面改革也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全面深化改革需要法治作为保障,全面深化改革也需要纳入法治轨道,同时,需要运用法律手段来巩固、发展改革成果。

    在此背景下,2014年10月20日至23日,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这也是党的历史上首次以全会的形式专题讨论依法治国问题。

    “这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法治建设的第二个里程碑。”李步云说。

    十八届四中全会前夕,中央办公厅法规局、全国人大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办、中央军委法制局4家机构派人前往李步云的住所征求意见。这一年,他81岁。

    李步云提了3条建议,后被以“要报”的形式向中央领导作了汇报。

    他的3条建议是:

    一、立法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如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建议,就需要中央和地方立法机关通过民主程序修改宪法或制定新的法律法规,使党的主张上升为国家意志。

    二、社会主义法治必须是良法之治。

    三、什么是法治国家,它必须具体,而不能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为此我提出了八条标准:即人大民主科学立法、执政党依宪执政、政府依法行政、社会依法自治、法院独立公正司法、完善法律监督体系、健全法律服务体系、弘扬法治文化。

    “后来我发现,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决议里面,我的建议基本上都被采纳了。”采访结束时,今年已经85岁的李步云说到这里,脸上满是笑容。



    李步云简介



    李步云,男,1933年生,湖南娄底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博士生导师,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中心主任。 1949年11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0年10月入朝参战,1952年6月负伤回国,1955年1月转业到地方工作。曾任部队团政治处民运干事,县人民政府科员等职。1957年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学习,1962年本科毕业,1965年研究生毕业。1967年2月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工作至今。曾任该所研究员,法理学研究室主任,所学术委员会委员,《法学研究》杂志主编,社科院人权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生院博士生导师。2000年10月起任湖南大学法学院名誉院长,湖南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现兼任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宣部、司法部“国家中高级干部学法讲师团”讲师,国家行政学院等十余所大学的教授。

    学术专着

    1.《新宪法简论》(独着) 法律出版社1984年版

    2.《建设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合着,第一作者) 红旗出版社1984年版

    3.《法制、民主、自由》(独着) 四川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4.《权利与义务》(合着,第一作者) 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5.《中国法学——过去、现在与未来》(主编) 南京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6.《立法法研究》(主编) 湖南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

    7.《中国立法的基本理论和制度》(主编) 中国法制出版社1997年版

    8.《中国人权百科全书》(第一副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版

    9.《宪法比较研究》(主编) 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

    10.《中国当代法学争鸣实录》(第二主编) 湖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11.《走向法治》(独着) 湖南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12.《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通论》(主编)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

    13.《法学专题讲座》(参编) 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社1999年版

    14.《法理学》(主编) 经济科学出版社2000年版

    15.《WTO与中国法制建设》(主编) 中国方正出版社2001年版

    16.《信息公开制度研究》(主编) 湖南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17.《地方人大代表制度研究》(主编) 湖南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18.《法理探索》(独着) 湖南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19.《人权法学》(主编)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

    代表性论文

    《中国社会科学》

    1.《关于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专家建议稿)的若干问题〉》(英文版) 1998年第3期

    2.《坚持实事求是,繁荣法学研究》 1998年第5期

    3.《新时期法理学的发展》(英文版) 2000年第2期

    《法学研究》

    1.《略论两类矛盾的相互转化》 1979年试刊

    2.《人治与法治能相互结合吗?》 1980年第2期

    3.《法治概念的科学性》 1982年第2期

    4.《论健全社会主义法制》(第二作者) 1982年第5期

    5.《民主与专政的辩证关系》 1983年第6期

    6.《论人民代表的权利与义务》 1983年第1期

    7.《论法制改革》(第三作者) 1989年第2期

    8.《论马克思主义法学》 1989年第6期

    9.《论人权的三种存在形态》 1991年第4期

    10.《社会主义人权的基本理论与实践》 1992年第4期

    11.《人权国际保护与国家主权》 1995年第4期

    12.《论依法治国》(第二作者) 1996年第2期

    13.《法的应然与实然》 1997年第4期

    14.《“一国两制”三题》 1997年第5期

    15.《司法独立的几个问题》(第一作者) 2002年第3期

    16.《论法与法律意识》(第一作者) 2003年第4期

    《中国法学》

    1.《关于法系的几个问题——兼谈判例在中国的运用》 1990年第1期

    2.《发展新概念、研究新范畴、掌握新规律》 1992年第1期

    3.《法律意识的本原》 1992年第5期

    4.《二十一世纪中国法学展望》 1994年第2期

    5.《人权的两个理论问题》 1994年第3期

    6.《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1996年第2期

    7.《关于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专家建议稿)〉的若干问题》 1997年第1期

    8.《跨世纪的工程: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1997年第6期

    9.《论宪法的人权保障功能》 2002年第3期

    10.《论行政权力与公民权利关系》(第一作者) 2004年第1期

    《求是》(《红旗》)

    1.《人民在自己的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1979年第3期

    2.《法律与自由》(第一作者) 1981年第22期

    3.《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维护法律的权威与尊严》(第一作者) 1986年第22期

    4.《中国跨世纪发展的重要保证》 1999年第8期

    5.《一部科学地规范我国立法活动的基本法律》 2000年第13期

    6.《还是搞法制靠得住些》2004年第16期

    《人民日报》

    1.《坚持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 1978年12月6日

    2.《建立和健全我国的律师制度》 1979年6月19日

    3.《论我国罪犯的法律地位》 1979年10月31日

    4.《事实是根据,法律是准绳》 1979年11月27日

    5.《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里程碑》 1980年11月21日

    6.《宪法的结构》 1981年11月2日

    7.《宪法的完备问题》 1981年11月3日

    8.《宪法必须明确具体严谨》 1981年11月9日

    9.《宪法的规范性》 1981年11月10日

    10.《宪法的制定和修改必须贯彻民主原则》 1981年11月24日

    11.《我国现行宪法为什么要修改》 1981年11月27日

    12.《宪法的现实性》 1981年12月4日

    13.《宪法的原则性与灵活性》 1981年12月7日

    14.《宪法的稳定性》 1981年12月1日

    15.《什么是公民》 1981年12月18日

    16.《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不可分离》 1982年6月13日

    17.《一项意义深远的改革》(第一作者) 1982年7月9日

    18.《依法治国的里程碑》 1999年4月6日

    《光明日报》

    1.《要实行社会主义法治》(第一作者) 1979年12月2日

    2.《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1982年6月13日

    3.《党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 1982年11月22日

    4.《新时期治国安邦的根本大法》 1982年12月5日

    5.《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制》 1983年5月9日

    6.《论依法治国》(第二作者) 1996年9月28日

    7.《法学研究要面向二十一世纪》 1997年3月27日

    8.《依法治国促进社会文明进步》 2001年10月23日

    9.《执政为民必须依法治国》(第一作者) 2003年11月11日

    《新华文摘》

    1.《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怎样看待法律与自由》 1982年第2期

    2.《党要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 1983年第1期

    3.《依法治国与加强精神文明建设》 1997年第5期

    4.《现代法的精神论纲》 1997年第10期

    5.《实施依法治国战略论纲》 1999年第9期

    6.《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一条铁则》 2003年第5期

    外文论着

    1.《宪政与中国》(日文) 日本国阪大法学第46卷第3号(通卷第183号)印刷,平成八年八月发行

    2.《论人权的三种存在形态》(日文) 日本国立命馆法学1993年第4号(230号)

    3.《社会主义人权的基本理论与实践》(日文) 日本国北海学园大学法学研究第31卷第3号印刷(1996年3月)

    4.《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建议稿的说明》(英文)Explanations on the proposed law on law-mak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Published by Kluwer Law International, 2000

    5.《论个人人权与集体人权》(英文)On Individual and Collective Human Rights, Human Rights: Chinese and Dutch Perspectives,Published by Klawer Law International,1996

    6.《中国的法治:理想与现实》(英文)Rule of Law in China: Ideal and Reality, Journal of Chinese and Comparative Law, 1997,Vol.3, No.1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7.《中国公民的工作权》(英文)Chinese Citizens’ Right to Work, Human Rights Report No.2.1999 Norwegian Institute of Human Rights

    8.《实施依法治国战略论纲》(英文)Essentials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Strategy of Governing the Country According to Law,《人权与宪政》Human Rights and Constitutionlism中国法制出版社China Legal System Publishing House,1999

    9.《起草〈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专家建议稿)的几个问题》(英文)Several Issues Related to the Drafting of the Legislative Law of P.R.C(Drafted by Experts)《中国社会科学》Social Sciences in China 1998年第3期

    10.《新时期法理学的发展》(英文)The Development of Jurisprudence in the New Era《中国社会科学》Social Sciences in China 2000年第2期

    11.《论人权的普遍性和特殊性》(英文)On the Universality and Diversity of Human Rights 1996年在日本举行的“第一届亚洲法哲学大会”提交的论文

    12.《人权的两个理论问题》(英文)Two Theoretic Questions about Human Rights 1995年在德国波恩举行的“中德人权理论研讨会”提交的论文

    13.《发展权论纲》(英文)On the main points of Development Right 2000年10月15日-18日在南京举行的“第三届亚洲法哲学大会”提交的论文

    14.《二十一世纪中国法学的发展前景》(日文) 2001年4月15日-17日在日本北海道大学举行的“中日韩比较法文化国际研讨会”提交的论文




    【责任编辑】fengmengyu
查看全文

张敬辉

王燕君

林中虎

赵加亮

丁辉生

祝玮


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

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

山东齐鲁律师事务所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