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腾:母亲节忆母亲

  • 【发布时间】 2019-05-13????【来 源】海淀政协
  • 我的母亲王敏出生在1937年“伪满”时期的锦州,历经了伪满、民国和新中国三个时期,见证了中国近现代变革与新中国从弱到强、从落后到发达的全过程。

    母亲王敏是名人之后,外公王德明早年参加义和团,义和团失败后外公与其他几位失散弟兄在山东胶东一带落脚,因他们劫富济贫、行侠仗义,被胶东当地誉为“胶东十虎”,外公因轻功出色被传为“草上飞”。影视剧中“草上飞”原型大部分故事来自于“胶东十虎”也就是我外公王德明的传说。解放后,外公被东北地方政府誉为东北武术界十大名人之首,是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也是一代武林宗师。

    外公豪气、胆气、侠气和义气的精神在母亲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传承,她的这种精神也潜移默化,影响了我的一生。

    记忆犹新的就是母亲对我的爱国、爱党教育。母亲经常会说起,她出生时正是日本侵华时期,上学的时候天天学的,都是贬低中国的日语课程,而且不仅要向日本教官低头哈腰,无论在哪儿见到日本人,都要对他们毕恭毕敬,每天都过着人下人的生活。有一段时间,外公院子里住了一个汉奸,这个汉奸仗着日本人撑腰,狐假虎威横行霸道,还天天抽大烟。汉奸家的孩子更是无恶不作,看到乞丐好不容易乞讨到一碗稀米汤,他们便抓起一大把沙子投到乞丐碗里,急得乞丐哇哇大哭。院子里邻居们洗衣服后,从东到西用一根绳子把衣服晾起来,汉奸的孩子看到了,就用刀子咔一刀从头儿把绳子砍断,衣服掉了满地...... 母亲和全院的老百姓对这个汉奸恨之入骨,面上恨汉奸骂汉奸,实际上心里是在骂日本人恨日本人。

    母亲回忆起有一天,这个汉奸抽完大烟突然心生不爽,找茬骂我外婆和大姨,因外婆瞪了他一眼,这个汉奸便抄起文明棍儿打我外公,我外公是武林高手,只是把手轻轻一挡,汉奸就受不了了,蹬蹬瞪倒在地上。汉奸坐地大骂和大喊,声称不送我外公进“满洲宪兵队”,要把我外公送进“日本宪兵队”。这个汉奸是说得出就做得出的人。这下把全家吓坏了,都知道“满洲宪兵队”是地方宪兵队,可以有机会出来,而“日本宪兵队”是全部由日本人掌管的“阎王殿”,基本上是有去无回。 大难临头,大姨和外婆便开始召集外公的徒弟和亲戚,说是商量对策,其实是跟外公做最后一面的告别。这时候,仅有几岁的妈妈在外面听到了这个消息,火冒三丈,不但一点也不害怕,反而使出了“三青子”劲儿。我妈妈一边急着回家,一边想着对策。记得那个汉奸叫“刘占怀”。还没有到家里胡同口,我妈妈就在大街上开始破口大骂“操你妈的刘占怀,你如何如何...”,听后来的大人说,我妈妈的声音很大,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骂得让旁人听得很过瘾,于是引来满街筒子人围观。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里三层外三层的,胡同都快挤满了。因为那个年月谁也不敢骂汉奸,更不用说借骂汉奸之名暗骂日本人了。很多人会问,难道我妈妈不会有危险吗?后来的大人告诉我,我妈妈当时是个几岁小孩子,谁要是对小孩子动粗,可就惹众怒了。刘占怀很明白惹了东北人的众怒是什么后果。大人们还说,我妈妈天生具备的演讲技巧,水平非常高,几个小时几乎没有重复,越骂越起劲,越骂人越多。最后,骂得群情激昂,大伙跟着一起声讨刘占怀,让他别欺负小孩,让他出来.....

    刘占怀在屋里也坐不住了,在众人的指责下走出屋,开始跟我妈妈说好话,还给糖,我妈妈一脸不屑,就是一句话“还送不送我父亲进宪兵队了?”逼得刘占怀没办法,在众人面前表态“不送进宪兵队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妈妈这才收兵回家。

    其实,这件事并没有完结。几天后,还是有一个宪兵队的中国“军人”带着几个随从到了我外公家,全家人又开始紧张起来,知道这次是躲不过去了。还好,经过几番问话和调查后,他们走了,这件事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母亲讲,这位宪兵队的中国人之后成了外公的徒弟,后来得知他是打入敌军内部的中共“地下党”,早就听说过武林中的“草上飞”王德明的传说,非常敬重,便与外公建立了师徒关系。之后的日子里,外公为了报答这位“地下党”的恩情,利用自己江湖关系,为我党做了很多工作。

    母亲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情景音容我一直记忆犹新,母亲用心良苦通过故事启发我的民族思想,爱国情操和报答中共恩情的情怀。这也是我这么多年以来义无反顾,主动为党和国家做事的动力。



    【责任编辑】wuxinying
查看全文

张敬辉

王燕君

林中虎

赵加亮

丁辉生

祝玮


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

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

山东齐鲁律师事务所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