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培义:改革开放圆我律师梦

  • 【发布时间】 2019-05-16????【来 源】中国律师
  • 640.webp.jpg

    近年来,我频繁参加全国律协或各地律协组织的多项活动,结识了许多业内同行,同时惊讶地发现:和我年龄不相上下的同行们,绝大多数是从教师、法官、政府职员、检察官等职业转行做律师的,可能我是为数不多几个从工人转行做的律师,不由地感慨自己执业基础较差,奋斗的不易。但是,我依然可以自豪地说:我是属于因为热爱律师职业而学习法律,并且始终乐在其中无怨无悔的那一个!

    律师梦·生萌芽

    1982年秋天的一个中午,我们一家人围坐在小桌旁开心地吃着午饭。因为我父亲所在的国企分配了一套两居室的楼房,饭后我们便一起去收房,却发现已经有人住了进去。原来,车间书记中午变了卦,将上午分配给我父亲的房子又给了另一位职工,还没住上的新楼房就这么成了别人的。那段时间,被父母拦着不允许通过打架抢回房子、不懂得也不知道该向哪里倾诉的我,无法表达被愚弄的屈辱和被侵害的愤怒,遂萌生了学法律做律师的念头,我的律师梦由此生根发芽。

    也就在那年,还在技校学铸造的18岁的我,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1985年,各院校陆续开设了法律专业。为了做律师,已经做了工人的我经过一年的复习,考上了广播电视大学招收的不脱产法律大专生,开始了三年白天工作晚上学习的夜校生活。1988年毕业,恰巧单位发生了一起因职工分房纠纷导致伤残的人身侵权案。单位将我从车间调至保卫处,配合杨松秀律师办理这个案件。这是我至今办理的3000多个案件里的第一个!我申请法院前往医院调取病历,查出了原告王某某之前曾因骑摩托车摔伤至面部瘫痪。这是与所诉侵权赔偿无因果关系的关键证据,助力案件取得了胜诉。此案让我在工厂一案成名,受到厂领导公开表扬,获得奖励20元。但工厂终归不能实现我的律师梦,我苦苦等待着。

    律师梦·初艰难

    1992年5月,国办的太原第一律师事务所公开招聘律师,我通过笔试、面试,考入律所做了专职律师,从工厂调到司法局,终于实现了我的律师梦。然而,摆在我面前的是当时全国最流行的提成制。我没有案源,只能每日坚持站在律所门口等,至今我仍然保存着刚做律师头一年每月仅20多元的一沓工资条。

    不论多难,我在业务中找到了服务社会的快乐,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1994年,在律所刚成立党支部的时候,我再一次递交入党申请书,光荣地成为律所党支部成立后的第一批中共党员。我相信,党领导我们改革开放,给了我从事律师职业的机会。发展起来的中国一定需要律师服务,律师服务领域一定会更加宽广。

    为了能做一个讲一口标准普通话,还能发出铿锵有力“堂音”的律师,我订了《演讲与口才》,在宿舍外练习了两年的普通话,硬是把地道的、说了28年的太原话练习成了抑扬顿挫的普通话。

    没有案源,我就揽住啥案办啥案。在我执业27年中办了3000多起案件,除了内陆没有的海事、海关纠纷案和我们山西稀少的IPO业务,我几乎承办了业内常见和不常见的各类诉讼与非诉业务,而律师行业对律师专业化的要求与全科律师的困惑也摆在我的面前。

    律师梦·遇转折

    2014年,因为承办一起发生在山西影响中国司法进程的着名案件,我终于奠定了自己的主打专业。

    2014年12月13日,一张显示太原警察踩着一位妇女头发站在寒风中的照片在网上疯传,“河南农妇太原非正常死亡案”即“12·13”案轰动全国。长达一年多时间,央视、人民网等全国各大媒体持续高度关注该案进程。2015年3月,我担任本案第二被告人——中队长郭某某的辩护人。2015年5月18日,本案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开庭,200多名各界人士参加旁听。2015年5月22日的三轮法庭辩论,从早晨9点持续到次日凌晨1点多。当时包括央视“新闻调查”在内的各大媒体以及一些社会知名人士铺天盖地、一边倒地指责“眼见”的警察暴力执法,因此,我在接受本案被告人家属委托时,心里的压力相当大,但做律师的初心还是让我毅然接受了委托。

    因为做律师之前在国企担任保卫的经历,我和许多基层警察建立了深厚友谊,比较了解他们工作中的不易。我相信一个正直的警察不会到了要用踩着一位中年妇女的头发来执法的违法程度。我记得关于颜回被人看见偷吃米饭但实际是捡石头的故事,所以眼见不一定为实。

    通过阅卷、会见被告人,特别是通过4天的法庭调查,对究竟何为真相,我从“良知有时候比法律更有判断力”这句话里顿悟。在5月22日法庭辩论的前夜,我们全盘改变了之前写好的中规中矩的2万字的《辩护词》,连夜写下了《是时候了,真相!请你走上法庭,让公正的判决还干警一个公道》的激情昂扬的庭审辩护词。从七个角度雄辩案件真假,辩护取得了异乎寻常的良好效果,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称赞。2016年7月,太原中院在发出一审判决书的当天,就将被告人郭某某缓刑释放。

    记得那天凌晨一点多休庭时,参加辩护的其他律师几乎同时问了我同一个问题:“培义,你真敢说?”我笑而不语,内心的回答是:“良知在心,不敢说我还做什么律师!”

    640.webp (1).jpg

    中日欧论坛合影(中排左二为张培义律师)

    律师梦·新征程

    我的律师梦是多彩的。为了实现成为中国顶级律所一员的愿景,2012年,我结束了自己开办律所的历史,加入到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从德恒太原分所重新起步,开启了“中国品牌、全球服务”的发展之路。

    www.yabovip55.cpm 2015年8月,由德恒太原启动,德恒所25家总分所协力合作,在山西吕梁中标了一起建国以来最大标的2000亿元债权的联盛破产重整案。之后近600天时间里,我作为主办律师之一和德恒太原70余名律师及德恒总分25家机构共计110多名律师,长期吃住在柳林县,审查了5000多笔债权、代理了220多起诉讼、办理了2万名职工安置、界定了数百亿元的资产。不仅涉及诉讼与非诉、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还涉及公司、知识产权、建筑房地产、金融、证券、税务、劳资、政府行政等业务,可谓五花八门。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重整计划顺利通过。这起特大破产重整案的完结,是我执业生涯中终生难忘的记忆,它不仅在德恒所的历史上,更是在中国企业破产重整业务史上写下了重重的一笔。

    作为主承办人之一,这起超大非诉法律服务项目的巨大成功,极大地加深了我对律师职业社会价值的理解,也给了我20多年执业最重要的三个启示:一是律师法律服务的终极追求,不论自觉与不自觉,应当是体现着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客户合法权益的职责使命的;二是律师业务一定要团队化,大型业务甚至可以到集团化合作的程度;三是诉讼与非诉讼之间不是黑白分明的业务分界,诉讼业务是律师业务的基础,非诉讼业务可以由诉讼业务的融通和拓展而掌握,通过诉讼与非诉讼业务都可以成长为专家。

    2015年8月,因为我的工人出身但却成功承办“12·13案”和建国以来最大标的联盛重整案,我登上《中国律师》杂志第八期封面。那期杂志刊登了一篇介绍我执业经历的文章——“梦想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我觉得题目真实地反映了我从工人到律师的心路历程,也生动解读了我对律师事业痴迷不改的热爱与追求。

    2018年5月,全国律协通知我参加2018年7月在日本福岗举办的中日欧三方高峰论坛,要求全英语发言15分钟。我犹豫片刻,接受了这个邀请,因为我不想第一次代表全国律协参加国际性论坛只当个拍巴掌的成员。我聘请刑法学刘博士帮我把发言稿翻译成英文,安排所里留学回来执业的史律师帮我找出了全部单词,请女儿中学的英语老师郭老师一句一句地在微信里教我朗读英文发言稿。那两个月,繁忙工作中的我,每天都挤出两个小时学英语。

    7月22日,当我作为全国律协代表团成员之一,出席在日本福岗举办的中日欧三方高峰论坛,用通过两个月的时间早起晚睡强化训练练就的英语,在论坛上流利地发表了《Overview of Chinese Current Criminal Justice》(中国现行刑事司法概述)的演讲,得到了参会全国律协成员、日方和欧盟诸位会长的热情洋溢地称赞。为了这份职业光荣所付出的努力和所发生的改变,实现了我执业之初就梦想有一天在国际会议上用英语发言的愿望,也生动地诠释了我对律师职业深入灵魂的热爱。

    回顾27年的律师生涯,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恢复高等教育,我就不可能学法律;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恢复律师制度,我就不可能成为一名律师。是改革开放圆了我的律师梦,才有了我今天的一切。

    我将一往情深地继续我的律师梦,中国梦。




    【责任编辑】wuxinying
查看全文

张敬辉

王燕君

林中虎

赵加亮

丁辉生

祝玮


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

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

山东齐鲁律师事务所

关闭
关闭